顾冬冬冬冬冬。

万能冷cp选手。
幸运儿无理由中心甜文选手。

【约幸】不会起名真是对不起我爱的cp。

◎北极圈哭割腿肉。

◎不好吃干巴腿肉,慎看。

◎或许ooc。我也。不知道。

1.

  夜晚的红教堂更添几分诡谲美丽。

  幸运儿快速穿梭在残败的建筑之中,略微出汗的手心紧握着一把金色枪支,长时间的奔跑让他的呼吸急促起来,头顶盘旋的乌鸦昭示着不详的寓意。

  地窖!

  他咬紧嘴唇努力驱使酸痛双腿向前奔去,忽而身后一阵疾风袭来,幸运儿勉强躲过,膝盖一软直直跪倒再地。

  枪支差点脱手而出,他堪堪握住,就感觉背后一阵割裂剧痛,幸运儿惨叫一声,忍痛回身抬手扣动扳机。

  爆炸声震耳欲聋,猩红光点与烟雾萦绕在监管者身侧,白发执剑的监管者发出愤怒嘶吼。一片混乱中,幸运儿努力从地上爬起,翻滚进不远处的地窖里。

  他最后仰头看去,只看见了站在地窖旁,用毫无感情的空洞黑眸静静凝视他的监管者,他的指尖轻轻抚弄过剑身,微挑嘴角看起来似乎心情不错。

  被打了还在高兴什么啊。

  幸运儿用冰凉手指给自己莫名发烫的脸颊降温,心里头默默嘀咕。

2.

  又是这位摄影师先生啊。

  幸运儿瞧了眼立在旁边的摄像机,不务正业的放下了手头正在解的密码机,凑在相机前头探头探脑。

  “能拍下来吗。”

  他抬起手掌晃了晃,人向前倾斜着,忽然脚下不稳一下滚进了相机投出的影像里。

  幸运儿小声惊呼,手掌撑地勉强稳住身体,心脏却开始狂跳。

  他惊慌失措抬头,就见监管者站在他面前,手指抚弄过西洋剑,垂着那双漂亮眼睛静静看着他。

  糟糕。!

  幸运儿就地一个翻滚,狼狈滚入一旁草丛之中,他还头昏脑晕着,就感觉后颈一紧,他被捏着衣领子抓了起来。

  幸运儿喉咙一阵窒息,难受地刚挣扎了两下就被监管者托着屁股扶着腰稳稳当当抱进了怀里。

  简直跟抱孩子一个样。

  监管者的长指甲划过他后腰,渐渐抚上了幸运儿的耳朵,轻轻捏了捏。

  幸运儿心脏狂跳,浑身僵硬地挺直了脊背,努力拉开于监管者之间的距离。

  这、这是要干什么...。

  幸运儿耳朵被捏得发疼又不敢躲开,他咬着嘴唇抿嘴忍着,身体却不受控制轻轻发起抖来。

  他的耳朵一向敏感,此时监管者饶有兴致地不断拨弄,时不时洒在耳边的温热气息,都让他不堪受扰,只想尽快被绑上椅子升天。

  这位先生不久便放过了他可怜的耳朵,转战阵地,开始玩起他的手指,略大一号的手掌将幸运儿的手纳入掌中,揉捏把玩。

  四周灰暗渐渐褪去,显出原本色彩,队友已经破了两台机,这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件好事,也不枉费他幸运儿在这里当了这么久的“玩具”。?

  他相信那位先生早已注意到现在情况,只是他似乎一点斗志也没有,只专注于幸运儿的手指,似乎那是什么宝贝儿。

  “先、先生。”

  幸运儿颤颤开了口,他其实不大敢开口,但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

  “约瑟夫。”

  这是他第一次听到这位先生开口,嘶哑的嗓音却意外好听,别有韵味。

  是名字吗...。

  幸运儿这样想着,下一句话开口时便改了称呼。

  “那个...约瑟夫先生,能劳烦您放下我吗。”

  约瑟夫闻言抬起那双眼睛,蓝眼睛如同覆着冰层的湖水,美丽又冰冷。

  幸运儿被冻地打了个哆嗦。

  “你的名字。”

  幸运儿察觉自己的腰被搂紧了些,整个人陷入约瑟夫怀中,他尝试着挣扎,只得来两下如同安抚的轻拍。

  意外的,约瑟夫身上有着暖暖的热度。

  幸运儿扶着约瑟夫的肩勉强拉开距离,又被摁回,他绝望地趴在约瑟夫怀中,下巴搭着他削瘦肩膀,语气饱含委屈。

  “我没有名字...但您可以叫我幸运儿。”

  这样总可以了吧...

  再不远离这位先生,他感觉自己心跳过快而死。

  那位先生似乎终于感到一分满足,哼着轻快的调子略略松了松劲儿,幸运儿终于得以拉开距离,心情似乎被监管者的好心情感染,嘴角也微微向上翘了翘。

  接着,他的额头落下一点暖意。

  幸运儿怔怔抬头,撞进约瑟夫略带笑意的蓝眼睛中,他张了张口还未来得及说什么,耳边忽然想起艾利斯先生的大喊,他垂眼看去只见那位强壮的前锋疾奔过来,重重地撞上监管者。

  幸运儿眼前一花,脚终于踩到实地,下一秒就被人拽着跑远。

  心跳不远不近,幸运儿知道约瑟夫一直跟在身后,他不用转头就能知道那位先生悠闲迈着步伐,指尖卡片划过西洋剑,带起一阵剑刃翁鸣声,剑身倒影出,那如冰封湖面的美丽蓝眼睛。

  他忽然一时无法分辨清晰,那狂跳的心脏到底是因为什么。

那个啊。
关注我的小宝贝儿们👀✨。
请不要关注我啦,这是个小号,可能什么时候我就突然不写了,虽然最近看起来很勤奋的样子。
在tag里看看我的文就好啦,不用关注了,爱你们么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