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冬冬冬冬。

三个月了!!
我终于!动笔了🌟!

【忘忧】念念不忘

ooc☜。
be☜。
dbq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忽悠视角。

——————
  他们已经很久没联系了。
  在每天睡前他会习惯性地看一眼那个特意被他置顶的微信号,盯着默默道一句早安。
  有时要是睡得早了,他会特意定个闹钟,然后迷迷瞪瞪地起床,哑着声音轻轻地说一声早安。
  接着继续回个回笼觉。
  好像他起床只是为了对着空气说句早安。

  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了一个习惯,心烦意乱的时候就点开那人的微信头像,盯着看十秒,然后心情就忽然平静。
  等他反应过来这样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是两三个月后了。
  距离他们分手已经半年。

 
  分手那天他难得早起,眼屎还粘在眼角,迷糊地眯着眼睛打开微信,等看清那人发来的消息时,他骤然清醒。
  “要不分手吧。”

  他抖着手给他打跨国电话,心脏跳得飞快呼吸逐渐急促,他都不记得上次这么着急是什么时候了,大概要追溯到高考忘带准考证。
  电话响了很久对面才接,他听见熟悉的声音穿过电流蹿进他耳中的时候突然有些鼻酸,泪意像是装满水的塑料袋破了个口子,眼泪哗啦哗啦就往下淌。
  他憋着气忍着哭问他什么意思。
  对面沉默了很久,他就沉默地流眼泪,牙齿紧紧咬住嘴唇,忍到浑身颤抖也不愿意哭出声。
  然后,他听见电话里传来一声叹息。
  “对不起。”
  他怕控制不住声音漏出点哭腔,连忙慌慌张张挂断电话,盯着白色墙壁流了十几分钟眼泪。
 
  之后他肿着眼皮去洗脸,发现嘴唇被自己咬破出了血,他舔了舔,觉得有点疼。
 

  之后就是照常的生活,只是偶尔刷微博,会忽然看到他的名字和自己的排在一起。
  他鬼使神差地点进去,连续看了好几天,翻完了他们俩的cp贴。
  大部分都是甜蜜的,他一边看一遍笑,等笑完了,又忽然难过。
  毕竟他们俩早就形同陌路。

  快过年的时候,妈妈给他打电话,问他要不要去温哥华过年。
  他吸了口泡面,口齿不清地拒绝。
  “咱们这么久不见了,你就不想妈妈啊,你不来妈妈会难过的,这个年也就过得不圆满了。”
  他本来想要开玩笑糊弄过去,又忽然心软。
  也是,温哥华那么大,哪有可能那么巧碰上。
 

  他半夜才下飞机,机场没多少人,他匆匆往门口走,快到出口时忽然听见熟悉的中国话。
  他下意识地顿了顿脚步,往发生处看了眼。
  然后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大概上辈子是非洲人。

  他保持着跨出一步的动作僵在原地,看着娇小的女孩一边喊着冷一边扑进她身前男人的怀里。
  男人笑着扯下自己的围巾,给她裹上。
  或许是他的目光太过炙热,男人不经意地抬头望过来,他身体猛然一震压低帽檐拖着行李箱逃一般跑出大门。
  门外下着雪,他迎着风雪跑了很久,直到彻底远离机场才停下脚步喘息。
  他忽然感觉脸上被风吹得刺痛,他缓缓扬起脸,冰凉的雪花落在湿润的眼角,和涌出的泪水融化在一起形成一道水流,滑进他的发里。
  “就算抬起头,还是会流眼泪啊。”
  言情小说骗人,他想。

  念念不忘,未必会有回响。

  他拖着行李箱在街上漫无目的地瞎晃,慢悠悠地走了很久,然后停在一盏路灯下。
  这盏路灯投下的光是暖黄色的,看起来很温暖。
  他看着,好像心里也跟着暖和起来了。

  他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他喝醉了。

  那时他们俩窝在他家沙发上靠在一块儿,头顶上是一盏暖黄的灯,他身体的温度传到相碰的地方,然后全身都暖了起来。他迷迷糊糊地快要睡着时,忽然听见那人说:“我喜欢你。”

  他其实在听清楚那刻脑子就清醒的差不多了,却还是想听下去,于是故意装醉,听那人压低声音表白了半天,才睁开眼大笑着揽住他的脖子,往他脸上亲了一口。

  “下次表白记得当面说!”

  然后他看见那人笑了下,暖黄色的光落在他微笑的脸上,他盯着那人扬起的嘴角,又要醉了。

  “好啊。”

  他没有等来下一次的当面表白,只等来了分手。

  过去一年了,只有他还停滞不前。

  他好累。
  不想等了。

  刺骨的风挑着缝往衣服里钻,他蹲在大街上,用冻僵的手机拨通了妈妈的电话。
  “喂……”
  “嗯我到了。”
  “鼻音?”

  “可能是冻的吧。”

 

【忘忧】高中生

☆双视角,先忽悠后老王,时间线混乱,详情看前章。
☆ooc预警,圈地自萌。
☆我怎么写的越来越烂了啊啊啊!!!!!!!!

5.
  他又看见了那个少年。

  穿着和他一模一样的校服,颀长的身体靠在墙边,手里拿着把伞。

  他的心跳突然开始加快。

  他低下头装作不经意的路过,眼睛却不由自主地往那瞥。

  他看见那个少年动了。

  他直起了身子,往他这边看了眼。

  眼前蓦然一黑,少年挡在他面前拦住了他,对他说了第一句话。

  “你没带伞吗?”

  他的声音真的很好听,宛如泉水落在冰上发出的响声,直直砸进他心里。

  他感觉自己的脸开始发热,想移开眼睛却又不舍得,舌头跟打结了一样缠在一块,磕磕绊绊吐字不清。

  “我……我,啊对,我没带伞。”

  少年笑了下,笑容明媚干净,在这个潮湿的雨天里带来了几分清爽。

  “那我的借给你?”

  “啊?”

  他还没从少年的笑容里回过神,听见这话傻乎乎地应了声。

  少年又笑了,恍惚中他总觉得面前这人笑得温柔极了。

  暗恋中的人果然脑补能力超强!

  他唾弃自己。

  少年刻意放慢了语速,似乎是为了让他听清。

  “我说,我的伞借给你?”

  他的脸此时已经红地彻彻底底了,害羞与激动混在一起,他想冲进雨里让自己清醒一点。

  他是还在做梦吗!

  他整个人都傻掉了,直到将伞塞到他手里的时候,那一瞬间肌肤接触带来的颤栗感才让他回了神。

  他握着伞,为了不让少年看见他通红的脸,头埋得低低的。

  “那,那你用什么?”

  少年沉默了下,然后说:“我等人,和他一起走。”

  他雀跃的心一瞬间跌至谷底。

  “是喜欢的人吗?”

  他依旧低着头,只是刚才因为害羞,现在却是不敢面对。

  少年的声音混在雨水里显得模糊不清。

  “是啊。”

  “在等我喜欢的人。”

  他当场想把伞给塞回去,然后自己冲进雨里淋一场让自己清醒清醒。

  “哦。”

  他干巴巴地应了声,手指抓着伞扣不断拨弄。

  “那,我先走了。”

  少年嗯了声。

  他不敢再待下去,他怕再待下去就克制不住自己想要上前晃着少年的肩膀向他大喊大闹。

  他撑开伞,半只脚夸了出去又收回来。

  他转头看向少年,此时他已经冷静下来,甚至可以露出微笑。

  “那啥,谢谢你的伞,祝你早日追到那个妹子。”

  不知道是不是他看错了,他说完那句话时,少年的表情一瞬间有些落寞。

  接着下一秒,少年又挂起灿烂微笑,冲他道谢。

  他握着少年的伞走进雨幕里,冰凉的雨水溅到他裸露的手臂,也不足以使他的兴奋冷却。

  他握着伞柄,似乎感受到了少年的温度。
 

6.
  暗恋是一场盛大而又寂寞的话剧。

  他是孤独的旅人,在这条路上独自前行,只为追随着那人的背影,乞求他的一次回身。

  注定是不可能,心中却仍然存了几分奢望。

  他像个变态一样收集他的信息,装作不经意般四处打听,实则费劲了心思。

  都说一见钟情最怕了解,因为越了解容易幻灭,可是但他却不一样,越了解,那种喜欢也越攒越多,多到仿佛要满溢出来。

  他的朋友开始询问他是不是谈恋爱了。

  他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这种似是而非的态度激起了朋友的兴趣,朋友开始积极地出谋划策,似乎要倾尽自己毕生心血帮他。

  他收下好意,对那些乱七八糟的主意一笑置之。

  他根本不敢像其他人那样肆意张扬地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人,他们之间隔着一条鸿沟,不论他怎么填补,也无法向那人踏进一步。

  他依旧待在那人不知道的角落默默地关注着,等待着,期盼着有一天幸运女神的垂怜。

  但他的运气一向不好。
 
 

  高一上学期的某一个下午。

  瓢泼大雨冲洗了整个校园,花园里的娇艳的花朵被打得七零八落,一片狼藉。

  他握着伞偷偷往他班级里看,没有一个人。

  他偷偷摸摸潜进去,熟门熟路地找到那人的位置,大致地扫了一眼。

  果然。

  没带伞。

  外头雨势猛烈,路上行人匆匆,他特意踩着整个班都去吃饭的点进来,将自己的伞塞进这个粗心的笨蛋抽屉里。

  连带着一罐旺仔牛奶。

  他已经坚持了大约一个月。

  再久一点,等那人对自己有好感的时候,就向他表明心意。

  就算被拒绝,也好过没有结果的暗恋。

  他张开口。

  说出口的话太轻,被雨声遮盖过去,只留下一声轻飘飘的叹息。

 
  “你没带伞,那借给你吧?”

  “诶可以吗?”

  “嗯,我去车站坐车,没伞也没关系。”

  “那谢谢你!”

  女孩笑弯了眼睛,淡粉色的唇向上勾起,勾勒出漂亮弧度。

  “我们一起走吧,我陪你去车站。”

  男孩脸有些发红,手摆地飞快。

  “不,不用了,我跑过去就行。”

  “诶没事啦,咱们一起走吧——”

  “好,好吧……”

  他站在墙边,目光落在红着脸的男孩身上。

  男孩往旁边挪了挪,将大半的伞都留给女孩,半边肩膀都被雨水淋湿。

  他就这么一直看着,直到再也看不见。

  突然有种无力感。

  心像是渐渐剥落的墙皮,一点点碎开。

  疼痛缓慢地开始蔓延,从心脏,到四肢。

  他捂住心口,茫然无措。

 
  暗恋。

  是痛苦的。

【忘忧】高中生

☆私设尤其多!!
☆双视角,先忽悠后老王。
☆ooc严重预警!!!
补充:时间线错乱。从喜欢那一刻开始写起。
啧写的真烂啊这章。

3.
  今天抽屉里的旺仔牛奶没有出现。

  他有些心不在焉地写卷子,思绪渐渐飘远。

  大概从高二那年开始,抽屉里每天都会出现一盒旺仔牛奶,从未断过。

  他已经习惯了在每天早上去翻翻抽屉,有时会有一张小纸片伴随着旺仔牛奶一起出现。

  可能只是零星一两句的情话,可能是没有意义的闲扯。

  他仔细研究过那张纸条,字迹潇洒飘逸,这么看都不像是个女孩写的。

  那时候同性恋仍旧在完全被主流排斥出去的阶段,他第一次收到小纸片时吓了一跳,撕了连带着旺仔牛奶扔进垃圾桶。

  之后连着几天都是这样。

  半个月后,他再也没有收到旺仔牛奶了。

  直到高二下学期开学,旺仔牛奶又出现在他的抽屉里。

  白色的小纸片压在下面,依旧是潇洒飘逸的字迹,上头写了一行小字。

  “不要讨厌我,我没想打扰你的生活,对不起。”

  他一向心软。

  这个人的语气狠狠揪住了他的软肉,他开始不忍心了。

  “好吧,随便你。”

  他回了这么一句,用喝空的牛奶盒子压住。

  于是就这么持续着,一直到现在。

  他今年高三,即将面临人生的重大转折点,高考。

  压力骤然而至,他的胳膊每天写到快断掉,他的大脑疯狂燃烧接近死机。

  然后在这个时候,公交车上的少年,在这个不碰巧的时间点里强势地闯入了他的世界。

  他只要一想到几天前看见的那个少年,心脏就碰碰碰地跳,完全克制不住。

  他低头看了眼抽屉,书本卷子堆得慢慢的,本该出现的东西却没有出现。

  他心里突然有些愧疚。

  昨天,他时隔了很久,难得地回复了一次纸条。

  他斟酌了很久,尽量控制自己的语气。

  “抱歉,以后牛奶可以不用送了,我有喜欢的人了,真的很抱歉,耽误你这么久。”

  他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有错,应该是没错的,他拒绝过,是对方不放弃。

  和他没有关系。

  好吧。

  心里还是愧疚的要命。

  但他没有办法给回应了,就别耽误人家了。

  能让他死心了也算给自己积德吧。

  窗外打了个响雷,淅淅沥沥的小雨转为倾盆大雨,透过窗户只能看见一片模糊。

  “糟糕了啊。”

  他看着窗外喃喃自语。

  “没带伞。”


4.
  他喜欢上了一个人。

  还是个男人。

  简直大逆不道。

  如果他父母知道了,估计会打死他。

  可是他没法克制,感情犹如潮水般涨涨退退,却始终无法消失。

  日复一日偷偷窥视,只让他的感情越攒越多。

  男孩有时会经过球场,但他从来不会往里头看一眼,就算是这样,他也忍不住开始表现自己,比平时卖力了十倍不止。

  他时常在中午,在拥挤的食堂里,努力穿过人海,悄悄地站在男孩的身后,为他挡开挤来的人群,然后跟他打一份一模一样的饭,坐到离他最近又不会被他察觉的的位置。

  他看着男孩与朋友谈笑时嘴角扬起的笑容,就像被灌了十斤酒,沉醉在了那抹笑里。

  他的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扬。

  他所有情绪全靠男孩掌控,随着他高兴或伤心,只要能看见他的笑容,那一整天都是完美的。

  不知道是哪天,哪一瞬间,他坐到了离他最近的一个位置。

  那时食堂拥挤,他装作找不到位置,坐到了他的左侧,看起来在认认真真吃饭,实则早心不在焉。

  他侧耳去听男孩和朋友的谈话。

  男孩在抱怨。

  他听着听着就忍不住扬起笑容。

  连抱怨都这么可爱。

  “我现在也太矮了,我妈叫我喝牛奶,但是纯牛奶也太腥了吧,喝不惯。”

  “你就是娇气,看哪个女生受得了你。”

  “滚蛋吧你!”

  他听见话里的笑音,充斥着活力,如同夏日的阳光,照进他心里。

  吃完饭他就去买了罐旺仔牛奶。

  甜甜的,和他一样。

  他这么想着,趁着晚自习前那段时间,偷偷潜入了他的班级,将旺仔牛奶放在了他的抽屉里。

  抽屉里有一件外套。

  他瞪大了眼睛,手在脑子反应过来之前已经伸过去小心翼翼地将衣服扯出来,他抱在胸前,颤抖着低头,亲吻了一下那件外套。

  他僵在哪里。

  远远的传来了脚步声,他才突然清醒,手忙脚乱地将衣服塞回去,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

  “变态吗你!”

  他低骂地跑出了教室。

  他在楼下看到了和朋友一起回来的少年,夕阳余晖落在他身上,橘色的微光照得他眼睛闪闪发光,他转过身,似乎是看向他的方向,露出了一个笑容。

  在做梦吧。

  他想。

  如果是梦,就请让他做久一点吧。

  不需要太久。
  一辈子就好。
 
 
 

【忘忧】高中生

☆私设尤其多。
☆双视角,先忽悠后老王。
☆ooc严重预警!

1.
  高中的生活是忙碌的。

  早晨六点起床,天还不定亮起,楼下路灯未关,附近的菜场传来轻微的动静。

  他睁开眼,习惯性赖了会床,赶在第二次闹钟响起前起了床,洗漱穿衣,在六点半前下楼,赶第一班车。

  这个时候菜场已经开始热闹起来,他踩着晃动的地砖,避开积了不知多久的污水,揣着加了两个蛋的煎饼果子,一边吃一边默背单词。

  等他吃完,车差不多就来了,他如往常一样挤上拥挤的车,此时接近七点,早起晨练的大爷大娘,赶着上班的白领,还有像他一样苦逼的学生,在公交车里你挤我我挤你,挤成了一个移动大罐头。

  关键这个罐头,还是个鲱鱼罐头。

  他这个时候远没有后来那么高,混在人群里找都找不着。

  以至于,他被埋在了人群里,那味道从四面八方把他包围了起来。

  早晨的时候堵得厉害,车没前进多久又停下,反反复复晃来晃去,不仅头晕脑花,人还挤来挤去,左边的大妈撞他一下,右边的大叔踩他一脚。

  再加上车厢里那种各种东西混在一起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还不停地往他鼻子里钻,着实让他感受到了一回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他憋着气,脸都憋的青紫,最后终于忍不住挤到窗边呼哧呼哧地喘气。

  清风趁机钻进车内,带来一丝凉爽,他深吸了一口气,迷醉的味道被冲淡,而这使得另外一种味道越发明显起来。

  他动了动鼻子,嗅到了一股十分清爽干净的味道,说不清具体是什么味道,像是雨后初晴,刚被浇灌过的草地,幽幽散发出的独特清香。

  他下意识开始寻找这个味道。

  在初升太阳暖黄色的微光里,他眼中映入了一个身影,高挑的少年扶着栏杆站在他左侧,塞着耳机望着窗外,两人相聚不过几厘米,只要他再挪动一步,就能触碰到。

  他嗅着那股味道,心脏乱了序,像是怀里揣了只兔子,胡乱地蹦跳着。

 
  你见过雨停后,阳光穿透乌云投下一抹光束的场景吗。

  那个时候他就有这种感觉。

  无法用其他任何语言来形容,一瞬间脑海里就蹦出了那句话。

  他见到了他的光。

2.
  他曾经对一见钟情嗤之以鼻。

  这种情感来源的太过浅薄,不过一面之缘,在完全不了解的情况下,怎么可能钟情?

  说到底还不是看脸。

  这种感情会坚持多久?

  一分钟,一小时,一天,一个月?

  总不会一辈子。

  然后他就被打脸了。

 
  夏天的午后炎热,出去站个三分钟立马被烤蔫,汗水哗啦哗啦地往下淌,没过多久衣服都浸透了。

  但是总有这么些人,不畏酷暑炎热,奋战在篮球场。

  他就是这些人中的一员。

  那个时候他刚高一,入学不过一月,就迅速和高二高三的学长打成一团,全都是靠着他有一手好球技。

  这天的天气实在太热,他打完一场球就急吼吼地去买水。

  头顶被太阳烤的仿佛要冒烟,他把脖子上的毛巾扯下来捂在头上,远远看去像个高大的村姑。

  那个时候小店刚搬了一台游戏机,打地鼠的,分高有奖品。

  他远远就看见游戏机前有个人手舞足蹈地挥着粉嫩的小锤子,走进了才看清是个比他矮了半头的男孩。

  男孩眼疾手快,几乎没漏下一个,他看得有趣,就站在旁边盯着瞧,他目光随着男孩的动作移动,知道结束。

  结束的欢乐乐声响起,男孩抬起头,他正好可以看见正脸。他有张在男生当中可以称得上清秀的脸,额头有点细汗,亮晶晶的眼睛瞥了他一眼,似乎被他诡异的造型逗笑,嘴角向上扬了扬。

  他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脏咚地响了一声。

  鸟鸣,人声,还有面前男孩移动的脚步声,合着他的心跳,宛如一曲轻快的交响乐,在这个夏日的午后,缓缓奏起。

  “老板——这奖品就是瓶矿泉水啊?”

  他听见男孩的抱怨声,声音很软,像是个很好脾气的人。

  男孩拿着一瓶矿泉水,皱眉噘嘴一脸嫌弃地晃了晃,经过他身边突然脚步一顿,往他这边一递。

  “喂,给你,你看起来很渴的样子。”

  他慌乱地侧身,滚烫冒汗的手臂碰到冰凉的矿泉水,缓解了一刻,接着带来更加炽烈的情绪。

  “我……”

  他接过矿泉水,道谢的话还未说出,男孩就已经走远。

  冰凉的矿泉水传递着夏日难得清凉。

  他拧开盖子,喝了一口,冰水顺着血管流过心脏,却不能让心跳平静,反而跳动地越来越激烈。
 

  心动总是这么猝不及防。
  一见钟情也未必不可。

那个啊。
关注我的小宝贝儿们👀✨。
请不要关注我啦,这是个小号,可能什么时候我就突然不写了,虽然最近看起来很勤奋的样子。
在tag里看看我的文就好啦,不用关注了,爱你们么么么。

勇者和大魔王

☆ooc预警!!
☆无逻辑只为甜预警!!!
1.
  从前有个大魔王。
  他无恶不作奸淫掳掠,世人只要一听见他的名字,就闻风丧胆迎风流泪,最夸张的,还被吓尿了裤子。
  实在是太可恶了。
  勇者看着地上那摊不明液体,对大魔王的可怕有了深刻的认知。
  他决定为民除害,将大魔王铲除。
  村民们得知消息后,感动地泪流满面,激动地为勇者献上祝福。
  “您真是太善良了!希望大魔王手下留情,您能留个全尸!”
  勇者总觉得哪里不对。
  不过他确实是个善良的勇者,于是他微笑地接下了祝福。

2.
  勇者进入了黑暗森林,身后围了一堆人,挥着帕子洒着热泪挥手告别。
  勇者回头比了个耶。
  “我一定会将大魔王拿下的!”
  围观群众的哭嚎声更大了。
  勇者:……
  能不能别搞得我要死了一样。

3.
  勇者不知道,他离开后,村民顿时停了哭嚎,擦了擦不存在的眼泪,撸起袖子开始甩钱。
  “我赌三天!”
  “我赌一天!”
  “我赌一小时!”
  ……

4.
  勇者握着他的宝剑进入了森林。
  这把宝剑是他在路上遇见一个白胡子前辈所赠。
  当时他走在路上,一个穿着黑色法袍的魔法师从天而降,白胡子糊了自个一脸。
  因此,白胡子落地时脚崴了一下。
  然后他花了三分钟整理自己打结的胡子,拦住勇者一脸激动,口水沫子横飞。
  “你就是我寻找多年的天纵奇才!只有你才配得上这把宝剑!”
  “只需要拿点小东西来交换,今日这宝剑赠给未来的大英雄了!”
  勇者被哄得心花怒放,立马把脖子上一块闪亮亮的大宝石塞进了白胡子手里。
  白胡子喜滋滋地收下,随手把宝刀扔给他,脚下生风飞快地遛了。
  勇者看着白胡子远去的身影。
  邪魅一笑。
  呵,宝石是假的。
  殊不知远去的白胡子此刻也邪魅一笑。
  呵,宝剑是假的。

5.
  森林里意外地很安全。
  勇者走了很久也没遇上什么魔物,相反,总是有几只可爱的小兔子从他脚边窜过,亲昵地绕着他转圈。
  勇者想着仍然有个大魔王没有解决,忍痛割爱无视可爱小兔子坚定前行。
  小兔子跟了他很久,一直叽叽叽地围着他叫唤,勇者按捺不住温柔地蹲下来抚摸了一把兔叽的毛。
  然后那只兔叽睁着圆溜溜的无辜大眼睛,矜持地张开小嘴,狠狠地咬了一口勇者的手背。
  “啊——”
  勇者的惨叫声响彻云霄,赌一个小时的村民激动地扭起了秧歌。
  “快快快!给钱!”

6.
  勇者吓晕了。
  对,这一届的勇者就是这么废柴。
  昏睡的勇者牛气冲天地打了个呼噜。
  一道黑色的身影从天而降,咬了一口勇者还不满足的小兔子刚张开嘴,就被一脚踢飞。
  它不满地叽叽叫,刚跳起来看清来人,立马缩成一团发抖,无辜的大眼睛瞪得更大了。
  “他看起来挺喜欢你的。”
  “做个麻辣兔头吧。”
  黑影拎起小兔子晃了晃,随手往斗篷里一塞。
  呼啦一下,连根兔子毛都不见了。
  黑影收完兔子,蹲下身来戳了戳勇者的脸蛋。
  软软的,滑滑的,黑影很满意。
  他低下头亲了口勇者的小脸蛋。

8.
  勇者刚刚醒来,就被眼前一片黑色惊得差点滚下床。
  怎…怎么这么黑??
  他瞎了??
  然后下一秒,他就在这其中看到了一抹与众不同的色彩,一个金色的小笼子。
  勇者看着金光闪闪地笼子,开始思考自己应该不是瞎了是疯了。
  接着。
  他在笼子里看到了导致他昏迷的罪魁祸首。
  那只可爱的小兔子。
  小兔子没注意勇者醒来,它此时的注意力都在眼前那个金盘子里的东西上。
  勇者眼睁睁地看着那樱桃小嘴一瞬间变成血盆大口,咔嚓咔嚓地嚼着肉骨头,吃的贼欢。
  勇者目瞪口呆。
  小兔子感觉到了勇者的目光,想到了那个黑影对勇者的特殊态度,觉着自己应该讨好一下,于是恋恋不舍把肉骨头往他那推了推,像是在询问他要不要吃。
  勇者瑟瑟发抖。
  “不。不用了。”
  跟这种不知名的凶悍生物抢食,他又不是活够了!
  咔哒一声,他听见了很轻微的动静。
  接下来,看不出安在什么地方的门打开了,有人逆着光走进来,宽大的斗篷令他的身形显得极其高大。
  勇者盯着那人走进来,内心疯狂刷屏。
  怎!么!可!能!会!有!人!比!我!帅!

9.
  事实证明就是有。
  穿着大斗篷的男人端着餐盘走进来,每一个姿势都赏心悦目,迷得勇者都快忘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到底是啥。
  意志坚强的勇者在吃完一只烤鸭,一盘牛排,一盆蔬菜沙拉后,终于想起了自己还有个大魔王没有打。
  他立马询问身边这位好心的将他从路边捡回来的貌美如花的帅哥。
  “请问您知道魔王住在什么地方吗?”
  好心的貌美如花的帅哥微微一笑。
  “我就是那个魔王啊。”
  勇者被迷的七荤八素。
  “哦你就是那个魔王啊。”
  过了几秒钟,他突然感到有点不对劲。

  “你说啥你再说一遍??嗯??????”

10.
  成功打入了敌人内部的勇者并没有感到高兴,相反,他十分苦恼。
  这个敌人实在太强大了!
  天天用吃的喝的诱惑他!还有各种奇幻的魔法游戏!
  简直要了他的老命了!
  面对好心的貌美如花的帅哥魔王的各种讨好。
  勇者……十分没有骨气地选择性忘记了他来这儿的目的。
  杀了魔王他哪还有这些吃的喝的奇幻的魔法游戏啊!
  况且魔王长得是真的好看。
  勇者盯着魔王的脸嘿嘿嘿地傻笑。

  魔·成功靠颜值化敌为友·王。

11.
  魔王和勇者愉快地过了段甜蜜蜜的小日子,然而好景不长,一堆勇者组团来打魔王了。
  勇者第一反应就是,那么多勇者,魔王不会移情别恋吧。
  然后他突然反应过来他俩并没有在一起。
  啧。
  今天的勇者有点烦躁。
  魔王从背后将果汁递到他手边,他环住勇者,语气温柔。
  “不要担心,我只喜欢你。”
  勇者耳根飞快地红了,他嗷地叫了一声,捂着耳朵蹲了下去。
  “再撩老子一剑撒了你!”
  魔王跟着蹲下来,轻笑地亲亲他的额头。
  “我喜欢你,你呢。”
  勇者埋头逃避,磨蹭了好一会儿,才别别扭扭地回应。
  “我……我也是。”
  魔王满意笑着低头亲了口勇者红通通地耳根。
  勇者瞬间炸毛。

  “老子一剑撒了你!”

12.
  一堆堆的勇者艰难地闯过黑暗森林,每个人都灰头土脸满头大汗。
  勇者抓着宝剑舒舒服服地窝在魔王怀里哈哈大笑,对这群小弱鸡十分嫌弃。
  “想当年!我独自一人闯荡森林,手起刀落咔嚓咔嚓,那群魔物根本都不敢靠近我!”
  魔王宠溺微笑,揉了揉他的头发。
  小兔子窝在角落,冷眼看着对狗男男秀恩爱撒狗粮。
  呵,吹吧你就,当年要不是魔王把魔物都驱散了,你早在森林门口就GAME OVER了。
  至于小兔子为啥没被驱散。
  因为它长得太无辜连魔王都给蒙骗过去啦嘻嘻。

13.
  大魔王轻松地打跑了一堆堆的勇者。
  唯一有遗憾的就是勇者的宝剑在战斗中折断了。
  准确来说,刚拔出来就断了。
  当时众人沉默了数秒,一起哈哈大笑起来,一时间黑暗森林里充斥着愉悦的气息,一堆堆的勇者士气大涨。

  接着下一秒就被魔·护妻狂魔·王打得落花流水抱头鼠窜一个比一个跑得快。
  勇者对于这场自己没有出力的战斗感到很遗憾并且难过,抱着断剑嗷嗷痛哭。
  魔王连忙安抚他,许诺给他买一堆品质超高的新宝剑,并且下回把一堆堆勇者抓回来给他打着玩。
  勇者被逗乐了。
  他抱住魔王,脸埋在他的大斗篷里。
  “不折腾啦,咱们好好过日子吧。”

14.
  于是勇者和大魔王从此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全世界都觉得我们应该在一起。

☆愚人节快乐!!
☆ooc预警!!
1.
  我的全世界。
  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2.
  温哥华要天亮了。
  电脑里传来那人充满了活力的声音,就算隔着屏幕,似乎也能想象到此时,那人挂着笑容说再见的画面。
  啊,还有舌吻。
  他听着那头夸张的动静,笑着摁熄了烟。
  此时那人要是在他身边,他绝对要亲自教教他到底怎么舌吻。
  可惜,他们之间隔了一万多公里。
3.
  下播之后忽然睡不着,习惯性地掏出手机翻翻微博。
  超话里很热闹,一张图从眼前划过,他手指顿了顿又翻回去。
  “老王和忽悠绝地大冒险!”
  他看着下头那张两人亲昵靠在一块的同人图,换了个小号点赞。
  他把那张图保存下来,发给那个男人。
  那头很快回复。
  “宝贝儿想我了?”
  “是啊宝贝儿我想死你了mua。”
  “别闹,快睡觉去。”
  “你起床了?”
  “还没睡呢。”
  “老熬夜会秃头的,到时候光秃秃的就没人喊你老公了哈哈哈。”
  “这不正合你意,以后就只有你喊了。”
  他似乎没注意到自己的嘴角缓缓上扬,那种打了几小时游戏后的疲惫感似乎在这一刻全都烟消云散,只剩下一种没由来的愉快轻松。
  “滚蛋!不闹了,我睡觉去了,今天累死了。”
  “晚安宝贝儿,我陪你睡。”
  手机屏幕暗下去,安静的室内响起一声笑。
4.
  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的。
  大概是某天晚上的某次闲聊,被某句话戳中的怦然心动,也或许是第一次听见那道声音时,就已经一见钟情,最后情根深种。
  他很少看私信,今天大概是例外,他一条一条地往下翻,然后突然顿住。
  “老王学长返场啦!!你位置不保了!”
  他愣了愣,退出去翻出待在他特关位置里的那人。
  “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学长要返场了【狗头】”
  手指停在那条微博上,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
  酸涩,又有点微微的疼。
5.
  已经好几天没联系了。
  大概是学长返场那天后开始,那人突然开始不搭理他。
  他有点烦躁。
  但一想到原因或许是因为这次学长返场,他有莫名其妙开始开心起来。
  疯了吗。
  疯了吧。
  他盯着和那人的对话框看了很久,上一条消息停留在五天前。
  他犹犹豫豫地删了又删,最终下定决心发了出去。
  “你上次返场后,我的粉丝们天天囔着要你返场。”
  “老王,你怎么看啊?”
  他紧盯着手机屏幕,十分钟过去了,一点动静也没有。
  他失望地放下手机,蒙上被子准备睡觉。
  毕竟有时差,说不准还没起呢。
  清亮的手机提示音响起。
  他几乎是飞速地爬起来,扒拉出手机,手忙脚乱地差点砸地上。
  “是他们想起我了,还是你想我了?”
  他飞快敲下几个字。
  “你想我想不想你。”
  我想你。
6.
  手机屏幕上跳出消息。
  又熬了一夜,看完直播的他刚准备去睡觉,就收到了大洋彼岸,那人发来的消息。
  他迫不及待地抓起手机,一共二十六个字,他却反反复复看了十几遍,一个字一个字嚼碎了和着思念吞进肚子里。
  他突然觉得那么在意的自己真是无聊极了。
  那人是直男,当然不可能喜欢上和自己相同性别的人,包括他。
  这醋吃的莫名其妙。
  既然注定了没有结果,那就珍惜现在每一分每一秒。
  至少不要后悔。
  “我不知道你想不想我,但我知道我想你了。”
7.
   “我不知道你想不想我,但我知道我想你了。”
  他脸突然红了。
  以前和人互撩,再出格的都有,此时却突然觉得心脏不受控制,几乎要跳出胸膛,然后从中国跑到加拿大,再跑到那人身边。
  他用力按了按心口,深吸了一口气。
  “这么想我啊,你不会喜欢我吧。”
  他特意加了滑稽表情,来掩饰自己明目张胆的暗示。
  他捂住眼睛,几乎不敢去看。
  叮。
  手机的提示音。
  他张开手指,从手缝里看去。
  “对啊,我特别喜欢你,宝贝儿么么哒。”
  一瞬间,顾不上去分清是真心还是假意。
  只剩下高兴。
8.
  明明知道那人是开玩笑,却还是忍不住用真心回应。
  手指焦虑地折腾烧了半支的香烟,那头回复了,胡乱将话题扯远。
  他说不清心里的滋味。
  早就料到,却无法接受。
  “你什么时候才能知道……”
  “我爱你啊。”
  温哥华的太阳已经升起,阳光温柔地洒在这片土地上。
  烟雾袅袅上升,在温柔地阳光里显得模糊不清。
  轻轻的低喃慢慢飘远,融进晨光。
9.
  四月一日,北京时间早晨十点整。
  他手机上跳出了一条消息。
  “我喜欢你。”
  模模糊糊醒来的他在看见那条消息的第一眼就吓醒了。
  他手抖个不停,慌张失措地打了一堆乱码。
  下一瞬间他突然清醒过来。
  四月一号。
  愚人节。
  他突然讨厌起这个节日来。
  起床气混着怨气,他用力敲下几个字。
  “愚人节快乐!”
  那边飞快地回了过来。
  “不是愚人节。”
  “那是啥。”
  他有点不耐烦。
  “是爱。”
  还胡扯!
  他几乎想跑到温哥华把人揪出来打一顿。
  耍人取乐很有意思???
  “温哥华现在是三月三十一日,晚上七点。”
  “我喜欢你。”
  “是真的。”
  啪的一声,手机砸地上了。
10.
  他想了很久,要不要表白。
  是一辈子维持着这段朋友关系,还是干脆将自己的心意表明,死也死个明白?
  他选择了后者。
  他不想后悔。
  或许连朋友都做不成了吧。
  他发出去的时候想。
  那人很久没有回应。
  他按灭了了手机。
  这回真的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他抽完一支烟,一直安静着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伴随着一阵铃声。
  他下意识地拿起接通。
  屏幕里跳出那人的脸。
  似乎是刚睡醒,裹着被子穿着睡衣,头发乱得跟鸡窝一样。
  可是他就是喜欢,喜欢得不得了,喜欢到可以把心掏出来放到他面前,只等他的一句裁决,决定他的生死。
  “早上好。”
  他温柔地笑起来。
11.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抖得不像话,结结巴巴完全没有了往日口齿伶俐的样。
  “不是,那个,就是……。”
  想着死就死了,不管真的假的,既然对方都说了不如一鼓作气地告诉他自己的心情。
  再不济,要是真是假的,最后还能靠一句愚人节快乐糊弄过去呢!
  他咬了咬牙,大喊:“老王我喜欢你!”
  碰的一声巨响。
  他吓了一跳,看见面前的手机屏幕黑了。
  没一会儿他听见一阵乱七八糟的脚步声,再后来,就是那人的脸。
  “抱歉,手机摔了。”
  听到那头强行保持镇定的语气,他笑出声。
  “所以,到底真的假的?”
  他问。
  “当然是真的。”
  “我爱你。”
  最幸运的事,大概就是你喜欢的人也正好喜欢你。
12.
  我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