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冬冬冬冬。

全世界都觉得我们应该在一起。

☆愚人节快乐!!
☆ooc预警!!
1.
  我的全世界。
  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2.
  温哥华要天亮了。
  电脑里传来那人充满了活力的声音,就算隔着屏幕,似乎也能想象到此时,那人挂着笑容说再见的画面。
  啊,还有舌吻。
  他听着那头夸张的动静,笑着摁熄了烟。
  此时那人要是在他身边,他绝对要亲自教教他到底怎么舌吻。
  可惜,他们之间隔了一万多公里。
3.
  下播之后忽然睡不着,习惯性地掏出手机翻翻微博。
  超话里很热闹,一张图从眼前划过,他手指顿了顿又翻回去。
  “老王和忽悠绝地大冒险!”
  他看着下头那张两人亲昵靠在一块的同人图,换了个小号点赞。
  他把那张图保存下来,发给那个男人。
  那头很快回复。
  “宝贝儿想我了?”
  “是啊宝贝儿我想死你了mua。”
  “别闹,快睡觉去。”
  “你起床了?”
  “还没睡呢。”
  “老熬夜会秃头的,到时候光秃秃的就没人喊你老公了哈哈哈。”
  “这不正合你意,以后就只有你喊了。”
  他似乎没注意到自己的嘴角缓缓上扬,那种打了几小时游戏后的疲惫感似乎在这一刻全都烟消云散,只剩下一种没由来的愉快轻松。
  “滚蛋!不闹了,我睡觉去了,今天累死了。”
  “晚安宝贝儿,我陪你睡。”
  手机屏幕暗下去,安静的室内响起一声笑。
4.
  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的。
  大概是某天晚上的某次闲聊,被某句话戳中的怦然心动,也或许是第一次听见那道声音时,就已经一见钟情,最后情根深种。
  他很少看私信,今天大概是例外,他一条一条地往下翻,然后突然顿住。
  “老王学长返场啦!!你位置不保了!”
  他愣了愣,退出去翻出待在他特关位置里的那人。
  “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学长要返场了【狗头】”
  手指停在那条微博上,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
  酸涩,又有点微微的疼。
5.
  已经好几天没联系了。
  大概是学长返场那天后开始,那人突然开始不搭理他。
  他有点烦躁。
  但一想到原因或许是因为这次学长返场,他有莫名其妙开始开心起来。
  疯了吗。
  疯了吧。
  他盯着和那人的对话框看了很久,上一条消息停留在五天前。
  他犹犹豫豫地删了又删,最终下定决心发了出去。
  “你上次返场后,我的粉丝们天天囔着要你返场。”
  “老王,你怎么看啊?”
  他紧盯着手机屏幕,十分钟过去了,一点动静也没有。
  他失望地放下手机,蒙上被子准备睡觉。
  毕竟有时差,说不准还没起呢。
  清亮的手机提示音响起。
  他几乎是飞速地爬起来,扒拉出手机,手忙脚乱地差点砸地上。
  “是他们想起我了,还是你想我了?”
  他飞快敲下几个字。
  “你想我想不想你。”
  我想你。
6.
  手机屏幕上跳出消息。
  又熬了一夜,看完直播的他刚准备去睡觉,就收到了大洋彼岸,那人发来的消息。
  他迫不及待地抓起手机,一共二十六个字,他却反反复复看了十几遍,一个字一个字嚼碎了和着思念吞进肚子里。
  他突然觉得那么在意的自己真是无聊极了。
  那人是直男,当然不可能喜欢上和自己相同性别的人,包括他。
  这醋吃的莫名其妙。
  既然注定了没有结果,那就珍惜现在每一分每一秒。
  至少不要后悔。
  “我不知道你想不想我,但我知道我想你了。”
7.
   “我不知道你想不想我,但我知道我想你了。”
  他脸突然红了。
  以前和人互撩,再出格的都有,此时却突然觉得心脏不受控制,几乎要跳出胸膛,然后从中国跑到加拿大,再跑到那人身边。
  他用力按了按心口,深吸了一口气。
  “这么想我啊,你不会喜欢我吧。”
  他特意加了滑稽表情,来掩饰自己明目张胆的暗示。
  他捂住眼睛,几乎不敢去看。
  叮。
  手机的提示音。
  他张开手指,从手缝里看去。
  “对啊,我特别喜欢你,宝贝儿么么哒。”
  一瞬间,顾不上去分清是真心还是假意。
  只剩下高兴。
8.
  明明知道那人是开玩笑,却还是忍不住用真心回应。
  手指焦虑地折腾烧了半支的香烟,那头回复了,胡乱将话题扯远。
  他说不清心里的滋味。
  早就料到,却无法接受。
  “你什么时候才能知道……”
  “我爱你啊。”
  温哥华的太阳已经升起,阳光温柔地洒在这片土地上。
  烟雾袅袅上升,在温柔地阳光里显得模糊不清。
  轻轻的低喃慢慢飘远,融进晨光。
9.
  四月一日,北京时间早晨十点整。
  他手机上跳出了一条消息。
  “我喜欢你。”
  模模糊糊醒来的他在看见那条消息的第一眼就吓醒了。
  他手抖个不停,慌张失措地打了一堆乱码。
  下一瞬间他突然清醒过来。
  四月一号。
  愚人节。
  他突然讨厌起这个节日来。
  起床气混着怨气,他用力敲下几个字。
  “愚人节快乐!”
  那边飞快地回了过来。
  “不是愚人节。”
  “那是啥。”
  他有点不耐烦。
  “是爱。”
  还胡扯!
  他几乎想跑到温哥华把人揪出来打一顿。
  耍人取乐很有意思???
  “温哥华现在是三月三十一日,晚上七点。”
  “我喜欢你。”
  “是真的。”
  啪的一声,手机砸地上了。
10.
  他想了很久,要不要表白。
  是一辈子维持着这段朋友关系,还是干脆将自己的心意表明,死也死个明白?
  他选择了后者。
  他不想后悔。
  或许连朋友都做不成了吧。
  他发出去的时候想。
  那人很久没有回应。
  他按灭了了手机。
  这回真的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他抽完一支烟,一直安静着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伴随着一阵铃声。
  他下意识地拿起接通。
  屏幕里跳出那人的脸。
  似乎是刚睡醒,裹着被子穿着睡衣,头发乱得跟鸡窝一样。
  可是他就是喜欢,喜欢得不得了,喜欢到可以把心掏出来放到他面前,只等他的一句裁决,决定他的生死。
  “早上好。”
  他温柔地笑起来。
11.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抖得不像话,结结巴巴完全没有了往日口齿伶俐的样。
  “不是,那个,就是……。”
  想着死就死了,不管真的假的,既然对方都说了不如一鼓作气地告诉他自己的心情。
  再不济,要是真是假的,最后还能靠一句愚人节快乐糊弄过去呢!
  他咬了咬牙,大喊:“老王我喜欢你!”
  碰的一声巨响。
  他吓了一跳,看见面前的手机屏幕黑了。
  没一会儿他听见一阵乱七八糟的脚步声,再后来,就是那人的脸。
  “抱歉,手机摔了。”
  听到那头强行保持镇定的语气,他笑出声。
  “所以,到底真的假的?”
  他问。
  “当然是真的。”
  “我爱你。”
  最幸运的事,大概就是你喜欢的人也正好喜欢你。
12.
  我愿意。

 

评论(28)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