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冬冬冬冬。

【忘忧】高中生

☆私设尤其多。
☆双视角,先忽悠后老王。
☆ooc严重预警!

1.
  高中的生活是忙碌的。

  早晨六点起床,天还不定亮起,楼下路灯未关,附近的菜场传来轻微的动静。

  他睁开眼,习惯性赖了会床,赶在第二次闹钟响起前起了床,洗漱穿衣,在六点半前下楼,赶第一班车。

  这个时候菜场已经开始热闹起来,他踩着晃动的地砖,避开积了不知多久的污水,揣着加了两个蛋的煎饼果子,一边吃一边默背单词。

  等他吃完,车差不多就来了,他如往常一样挤上拥挤的车,此时接近七点,早起晨练的大爷大娘,赶着上班的白领,还有像他一样苦逼的学生,在公交车里你挤我我挤你,挤成了一个移动大罐头。

  关键这个罐头,还是个鲱鱼罐头。

  他这个时候远没有后来那么高,混在人群里找都找不着。

  以至于,他被埋在了人群里,那味道从四面八方把他包围了起来。

  早晨的时候堵得厉害,车没前进多久又停下,反反复复晃来晃去,不仅头晕脑花,人还挤来挤去,左边的大妈撞他一下,右边的大叔踩他一脚。

  再加上车厢里那种各种东西混在一起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还不停地往他鼻子里钻,着实让他感受到了一回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他憋着气,脸都憋的青紫,最后终于忍不住挤到窗边呼哧呼哧地喘气。

  清风趁机钻进车内,带来一丝凉爽,他深吸了一口气,迷醉的味道被冲淡,而这使得另外一种味道越发明显起来。

  他动了动鼻子,嗅到了一股十分清爽干净的味道,说不清具体是什么味道,像是雨后初晴,刚被浇灌过的草地,幽幽散发出的独特清香。

  他下意识开始寻找这个味道。

  在初升太阳暖黄色的微光里,他眼中映入了一个身影,高挑的少年扶着栏杆站在他左侧,塞着耳机望着窗外,两人相聚不过几厘米,只要他再挪动一步,就能触碰到。

  他嗅着那股味道,心脏乱了序,像是怀里揣了只兔子,胡乱地蹦跳着。

 
  你见过雨停后,阳光穿透乌云投下一抹光束的场景吗。

  那个时候他就有这种感觉。

  无法用其他任何语言来形容,一瞬间脑海里就蹦出了那句话。

  他见到了他的光。

2.
  他曾经对一见钟情嗤之以鼻。

  这种情感来源的太过浅薄,不过一面之缘,在完全不了解的情况下,怎么可能钟情?

  说到底还不是看脸。

  这种感情会坚持多久?

  一分钟,一小时,一天,一个月?

  总不会一辈子。

  然后他就被打脸了。

 
  夏天的午后炎热,出去站个三分钟立马被烤蔫,汗水哗啦哗啦地往下淌,没过多久衣服都浸透了。

  但是总有这么些人,不畏酷暑炎热,奋战在篮球场。

  他就是这些人中的一员。

  那个时候他刚高一,入学不过一月,就迅速和高二高三的学长打成一团,全都是靠着他有一手好球技。

  这天的天气实在太热,他打完一场球就急吼吼地去买水。

  头顶被太阳烤的仿佛要冒烟,他把脖子上的毛巾扯下来捂在头上,远远看去像个高大的村姑。

  那个时候小店刚搬了一台游戏机,打地鼠的,分高有奖品。

  他远远就看见游戏机前有个人手舞足蹈地挥着粉嫩的小锤子,走进了才看清是个比他矮了半头的男孩。

  男孩眼疾手快,几乎没漏下一个,他看得有趣,就站在旁边盯着瞧,他目光随着男孩的动作移动,知道结束。

  结束的欢乐乐声响起,男孩抬起头,他正好可以看见正脸。他有张在男生当中可以称得上清秀的脸,额头有点细汗,亮晶晶的眼睛瞥了他一眼,似乎被他诡异的造型逗笑,嘴角向上扬了扬。

  他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脏咚地响了一声。

  鸟鸣,人声,还有面前男孩移动的脚步声,合着他的心跳,宛如一曲轻快的交响乐,在这个夏日的午后,缓缓奏起。

  “老板——这奖品就是瓶矿泉水啊?”

  他听见男孩的抱怨声,声音很软,像是个很好脾气的人。

  男孩拿着一瓶矿泉水,皱眉噘嘴一脸嫌弃地晃了晃,经过他身边突然脚步一顿,往他这边一递。

  “喂,给你,你看起来很渴的样子。”

  他慌乱地侧身,滚烫冒汗的手臂碰到冰凉的矿泉水,缓解了一刻,接着带来更加炽烈的情绪。

  “我……”

  他接过矿泉水,道谢的话还未说出,男孩就已经走远。

  冰凉的矿泉水传递着夏日难得清凉。

  他拧开盖子,喝了一口,冰水顺着血管流过心脏,却不能让心跳平静,反而跳动地越来越激烈。
 

  心动总是这么猝不及防。
  一见钟情也未必不可。

评论(11)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