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冬冬冬冬。

【忘忧】念念不忘

ooc☜。
be☜。
dbq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忽悠视角。

——————
  他们已经很久没联系了。
  在每天睡前他会习惯性地看一眼那个特意被他置顶的微信号,盯着默默道一句早安。
  有时要是睡得早了,他会特意定个闹钟,然后迷迷瞪瞪地起床,哑着声音轻轻地说一声早安。
  接着继续回个回笼觉。
  好像他起床只是为了对着空气说句早安。

  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了一个习惯,心烦意乱的时候就点开那人的微信头像,盯着看十秒,然后心情就忽然平静。
  等他反应过来这样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是两三个月后了。
  距离他们分手已经半年。

 
  分手那天他难得早起,眼屎还粘在眼角,迷糊地眯着眼睛打开微信,等看清那人发来的消息时,他骤然清醒。
  “要不分手吧。”

  他抖着手给他打跨国电话,心脏跳得飞快呼吸逐渐急促,他都不记得上次这么着急是什么时候了,大概要追溯到高考忘带准考证。
  电话响了很久对面才接,他听见熟悉的声音穿过电流蹿进他耳中的时候突然有些鼻酸,泪意像是装满水的塑料袋破了个口子,眼泪哗啦哗啦就往下淌。
  他憋着气忍着哭问他什么意思。
  对面沉默了很久,他就沉默地流眼泪,牙齿紧紧咬住嘴唇,忍到浑身颤抖也不愿意哭出声。
  然后,他听见电话里传来一声叹息。
  “对不起。”
  他怕控制不住声音漏出点哭腔,连忙慌慌张张挂断电话,盯着白色墙壁流了十几分钟眼泪。
 
  之后他肿着眼皮去洗脸,发现嘴唇被自己咬破出了血,他舔了舔,觉得有点疼。
 

  之后就是照常的生活,只是偶尔刷微博,会忽然看到他的名字和自己的排在一起。
  他鬼使神差地点进去,连续看了好几天,翻完了他们俩的cp贴。
  大部分都是甜蜜的,他一边看一遍笑,等笑完了,又忽然难过。
  毕竟他们俩早就形同陌路。

  快过年的时候,妈妈给他打电话,问他要不要去温哥华过年。
  他吸了口泡面,口齿不清地拒绝。
  “咱们这么久不见了,你就不想妈妈啊,你不来妈妈会难过的,这个年也就过得不圆满了。”
  他本来想要开玩笑糊弄过去,又忽然心软。
  也是,温哥华那么大,哪有可能那么巧碰上。
 

  他半夜才下飞机,机场没多少人,他匆匆往门口走,快到出口时忽然听见熟悉的中国话。
  他下意识地顿了顿脚步,往发生处看了眼。
  然后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大概上辈子是非洲人。

  他保持着跨出一步的动作僵在原地,看着娇小的女孩一边喊着冷一边扑进她身前男人的怀里。
  男人笑着扯下自己的围巾,给她裹上。
  或许是他的目光太过炙热,男人不经意地抬头望过来,他身体猛然一震压低帽檐拖着行李箱逃一般跑出大门。
  门外下着雪,他迎着风雪跑了很久,直到彻底远离机场才停下脚步喘息。
  他忽然感觉脸上被风吹得刺痛,他缓缓扬起脸,冰凉的雪花落在湿润的眼角,和涌出的泪水融化在一起形成一道水流,滑进他的发里。
  “就算抬起头,还是会流眼泪啊。”
  言情小说骗人,他想。

  念念不忘,未必会有回响。

  他拖着行李箱在街上漫无目的地瞎晃,慢悠悠地走了很久,然后停在一盏路灯下。
  这盏路灯投下的光是暖黄色的,看起来很温暖。
  他看着,好像心里也跟着暖和起来了。

  他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他喝醉了。

  那时他们俩窝在他家沙发上靠在一块儿,头顶上是一盏暖黄的灯,他身体的温度传到相碰的地方,然后全身都暖了起来。他迷迷糊糊地快要睡着时,忽然听见那人说:“我喜欢你。”

  他其实在听清楚那刻脑子就清醒的差不多了,却还是想听下去,于是故意装醉,听那人压低声音表白了半天,才睁开眼大笑着揽住他的脖子,往他脸上亲了一口。

  “下次表白记得当面说!”

  然后他看见那人笑了下,暖黄色的光落在他微笑的脸上,他盯着那人扬起的嘴角,又要醉了。

  “好啊。”

  他没有等来下一次的当面表白,只等来了分手。

  过去一年了,只有他还停滞不前。

  他好累。
  不想等了。

  刺骨的风挑着缝往衣服里钻,他蹲在大街上,用冻僵的手机拨通了妈妈的电话。
  “喂……”
  “嗯我到了。”
  “鼻音?”

  “可能是冻的吧。”

 

评论(1)

热度(36)